单身部落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 高级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7043|回复: 3

女儿,我拿什么拯救你

[复制链接]

240

主题

1

好友

227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4-12-7 22:39:21 |显示全部楼层
女儿,我拿什么拯救你
张成
1
我名叫张成,48岁,任职一家集团公司,已婚,育有一女,一家三口算是安稳的一族。
我的女儿慧芬,今年19岁,是一位大学生,对只有一位小孩的我和妻子来说,慧芬就如心肝宝贝,可以给最好的,我们都给了,可以满足的,家里亦会尽力满足她。
所以当发觉女儿竟然是三陪的时候,我的心简直被撕裂了,好比世界末日的降临。
发现这个残酷的事实,是在一个月前,当天我的计算机因为零件故障修理,为了查阅邮件,我借了慧芬的手提电脑一用,没想到就看到了不可置信的事实。
“慧芬的浏览纪录怎么会有成人交友网站…”
我本来想直接问女儿是怎么一回事,但若被她知道我侵犯她私隐,只怕反被怪责,要知道这个年纪最重个人空间,慧芬又是女生,触怒了她,恐怕会做出什么大错的事来。
于是我不动声色,暗中记下网站名称,待日后再慢慢调查。
两天之后我的计算机也修理好了,我可以开始展开我的工作。登入网站,注册名称,我来到交友的大厅,和想象一样,那是一个不太正派的地方,充斥着各种淫靡的勾当。但我还是抱着希望,慧芬曾浏览此网站也许只是出于好奇,不代表她是在这种地方认识朋友,亦可能她也是把计算机借给同学或朋友,看的根本不是她本人。
在我和妻子心中,慧芬是个连男朋友也不曾交过的乖乖女,又怎会在这种地方流连,甚至是认识坏朋友?
那是一个很大型的网站,几万个会员,要找出女儿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,何况她亦肯定不会用真名。我大海捞针的逐一去试,终于在按下雪字搜寻的时候,出现了数百字相关网名。
总算是缩窄了范围,我逐个细看,结果在网名”飞雪飘飘”的头像中,看到熟悉的东西。
是一个雪娃娃,是我在慧芬十岁生日时,送给她的雪娃娃。
再细看,背景的白色书桌,完全就是慧芬的房间,毫无疑问这个是慧芬,是我宝贝的女儿!
我的心很痛,疼爱的女儿竟然真是这种色情网站的会员,但我仍然相信她,不到黄河心不死,我用各种借口安慰自己,参加会员可能只是贪玩,不能就此证明慧芬有做败坏家声的行为,我需要确认,虽然后果也许很可怕,可是作为父亲的我,必须要给女儿讨回一个公道。
“你好,可以跟你交个朋友吗?”
我给慧芬发了一条讯息,这是一个很矛盾的时刻,我渴望得到回复,但又宁愿永远不要有回复,第二天查阅没有,第三天,第四天都没有,在快要放弃的时候,我看到”飞雪飘飘”的头像亮了灯,慧芬登入了!
我心头一震,旋即走出客厅,只有妻子在看电视,女儿果然在房间上线。
然后回到计算机前,讯息箱中已经收到回信,战战兢兢的打开阅读。
OKQQ284075XX,加我。”
看到回复我心又是揪动,竟然这么容易就认识陌生人了,这小妮子到底什么心态?
我立刻回复:”我没有QQ号,可以用其它吗?”
慧芬实时回复了:”没QQ怎聊天啊?开个户口吧,你第一天泡女生的吗?(藐视)”
我没法相信知书识礼的女儿竟会用这种语气说话,但为了追查也只有照办,十分钟后申请了户口,我加了慧芬的账户。
“你好”
“安安”
“你是飞雪飘飘吗?”
“是喔”
“很高兴认识你”
慧芬没有回我,等了五分钟,我再发了一条。
“在忙吗?”
“在偷菜”
“偷菜?”
“偷菜也不知道?你火星人么?”
“抱歉,比较少接触”
慧芬又没理我了,隔了五分钟,再发给她。
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
19
“是女孩子吗?”
“有X的会是男孩子吗?”
我头一晕,慧芬竟然会说脏话?
她又反问我:”你呢?棍还是洞?”
“我是男的”
“哥哥还是弟弟?”
“年纪比你大”
“有多大?”
看到这个问题我有点犹豫,如果直说年龄,也许慧芬会嫌我太老不愿跟我说话,可能更会被她看穿我的身份。
于是我说了谎话:“我今年30
“哦,是叔叔么?”
“你讨厌叔叔吗?”
“还好,说话不讨厌就可以了”
“怎样算是讨厌?”
“啰啰唆唆的像老爸”
 这句话令我心死了,原来在慧芬心中,我是啰啰唆唆的老爸。
“你很讨厌你父亲吗?”我怀着颤抖心情问道。
“我跟我老爸怎样关你屁事!你是泡我还是泡我爸?”
“没有,只是关心一下”
“聊天哪有关心家人?你关心我的奶有多大才正常吧?”
听到慧芬提起自己的敏感部份,我浑身不自在,忽然不知怎回事,她继续骂过来。
“你有点烦人,要黑你了”
“黑我?”
“你真蠢还是假呆啊?黑也不知道?就是切你鸡鸡,不跟你聊呀!”
“别、别黑我”
“那说点有趣的来听听,本小姐考虑考虑”
“我不知道什么是有趣”
“是闷蛋耶,不跟你聊啦”
“拜托!别黑我”
“不理你了,溜的”
“再见”
88你毛毛”
当慧芬的头像变暗,我仍是未能从幻觉中醒过来。
这个真的是慧芬?真的是…我女儿?
怀着沉重脚步踏出大厅,妻子仍在看电视,我叹口气坐在沙发上,老婆问我一脸皱眉所为何事,我苦恼的摇摇头。
“爸爸!”这时候女儿从房间跑出来,脸带兴奋的说:”下星期有新的迪斯尼动画上映,我要跟爸爸一起去看的!”
妻子教训说:”你今年几岁了,还要爸爸带你去看卡通片?”
“女儿在爸爸心里,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嘛。”慧芬亲昵的拥着我说:”好吗?一起去看好吗?”
“好…好吧…”
“万岁!我就最爱爸爸了!”女儿欢喜得紧紧抱着我,当那一对软绵绵的胸脯隔着睡衣挤压在身上的时候,我觉得十分感慨。
我应该关心这个吗?
“唉…”
2
在成人交友网站找到慧芬一事叫我愁眉不展,终日郁郁不欢,这样的一个心肝宝贝女竟然如此开放,不但随便认识男人,更污言秽语,为人父母怎不心痛?
那段日子我一直想着怎样可以说服慧芬,把她导回正轨,但亦知道当面拆破不但不能改变,反而会因为失去面子而使她做出更错的事。
“到底有什么办法…”这件事我固然不敢问人意见,就连妻子也没胆告之,老婆爱女如命,若然知道慧芬误入歧途,我想一定伤痛欲绝。
现在唯一方法,就只有装作不知,见步行步,希望可以找到机会救回女儿。
每天晚上只要看到慧芬回房,我便立刻去书房开计算机,期望可以跟她对话。同时亦参考很多跟年轻人沟通的教材,希望说的不会太闷蛋,以免女儿一时嫌烦把我拉黑,没法子继续调查下去。
我发觉慧芬并非每天都登录交友网站,QQ也很少登入,这令我稍为安心,这孩子应该只是贪玩,还没到堕落的地步。
一连等了几天,终于再次看到慧芬的头象亮灯,我又惊又喜,按下问候的说话。
“你好”
等了十多分钟,没有回话,望望女儿一直在房间,应该有看到我的讯息,于是多加一句。
“你讨厌我了?”
这次她回了:“没有,有话说吧,看到的”
“那太好,最近好吗?”
“还好吧”
“学校忙吗?”
又没回了,我发觉这些话对她来说就是所谓啰唆的话,于是硬着头皮换个方法说:”下星期推出的苹果六代,你想要吗?”
果然,这次半秒就回我:”想啊!”
我知道这个话题可以留住她,继续沿路走:”有预订吗?”
“我哪里有钱,只是学生耶”
我装作不知说:”你是学生吗?”
19当然是学生了”
“大学生?”
“是欧”
“那太可惜了,有很多新功能呢”
“我知道,很想要的,叔叔你会帮我吗?”
我心一跳,说了!想要得到物质的说话。
“想怎样帮的?”
“就是借钱给人家买”
“你是学生,借给你有能力还吗?”
“没啦”
“这么诚实”
“大学生不骗人嘛”
“那即是送了啊?”
“也不会的,人家会给你好处”
“什么好处?”
“陪你逛街看电影的”
“就这样?”
“其它要再商量啦”
“怎样商量?”
“讨厌啦,谁会直接问的”
“那拉倒吧”
“哼,你根本不会买给我”
“谈好条件会买的”
“好啦,公价的,牵手二百,用手500,口1000
看到这一堆价目,我的心沉得不能再沉,真的在做,我的女儿真的是……
我沉痛的按下键盘,这一个字,花了很多劲才能打出来:“不做爱吗?”
“我不是每个人都做的”
不是每个人,我不知道这是好消息,还是更坏的消息。
“那有点贵了”
“真正大学生耶,不要跟妓女比”
“怎知道你有没骗我?”
“什么不信没好聊的”
“那算了”
来到这一步,我觉得要跟慧芬角力,不能太顺她意,否则会惹她怀疑。
果然十五分钟后,她主动发言:”真的不帮吗?叔叔”
“条件谈不拢”
“叔叔,没骗你,我真是很漂亮的,看到我你会觉得有所值”
“怎知道你有没说谎,说不定是中年妓女”
“要怎样才相信啦?”
“证明”
“证明是大学生就可以?”
“是”
“那你等等我”
我屏息静气,半分钟后,计算机荧幕突然出现一个小格,慧芬打开了视频?
再下一秒,映出了一张以贴纸遮盖相片和名字的证件。
是慧芬的…学生证。
已经连最后一丝希望也完全没了,虽然看不到名字,但肯定是我女儿的证件。
只几秒,对方就关了视频。
“怎样?看到了没有?”讯息再次传来。
“看到”
“相信没有?”
“看不到样貌,也不知证件是不是你的,可能用别人的证件”
“你疑心很大,没骗你,我真是很优的”
“证明”
“你有点烦耶,等等我”
视频再次打开,这次映着一个身穿睡衣的女孩,看不到头,只对着颈项以下。
粉红色的家居睡衣,每天慧芬便是穿着这套睡衣,是她妈妈买给她的睡衣。雪藕一般的手臂,毫无疑问是我宝贝女儿的手臂!
对方没有做声,双手放在腰际,一剎那把衣服向上掀开,露出一双浑圆的胸脯……
我的脑像突然被血液溢满一样,我没想到在这种情况看到慧芬的乳房,八岁后我便没有看过她的裸体,没想到竟然在这儿看到了。
慧芬没几秒揪回衣服,关掉视频。
“怎样?相信没有,刚才的是我”
我的心跳未止,一时间反应不过来,到这时候我已经没气力再跟女儿讨论,我有立刻冲去她房间,揪着她脑袋狠狠打一顿的激动。
但不可思议的是,我居然输入了这样的说话:“很年轻的胸部”
“当然了,都说是大学生。”慧芬有点自豪的样子。
相较于看到她的裸体,我更难受的是她竟然为了促成一宗交易,而给一个素未谋面、甚至没付一分钱的男人观看自己的身体。你知否你的身体在父母心中是多么宝贵,就是倾尽家财我也愿意保护的身体,你可以如此糟蹋。你真的不明白自己在爸妈心中,是任何事物也不可取代的吗?
我太心痛了。
女儿啊,我拿什么拯救你?!
3
电脑那头,慧芬不耐烦了,她催促我说:”叔叔还在吗?”
我尽最大努力按下键盘:“在”
“怎么不说话了?”
“没,太久没看到年轻女生的胸部”
“呵,叔叔好可爱哦,给我买手机,还有很多好处,我会给你很舒服的”
“好吧…”
我的心很乱,完全不知道怎样应对,空白的脑袋却像被牵引着般,配合对方说话回答。
“算成交了吗?”慧芬问我。
“算是吧”
“那你想玩什么?”
“逛街好吗?”
“一次才200,我什么时候可以买电话?”
“那你有什么提议?”
“用口吧,你给我500,另加500零用钱,玩两次我拿2000
“临时加价吗?”
“叔叔不要这样说,人家急要钱的,以后会好好补偿你”
“那好吧,地点?”
“电影院好吗?”
“电影院?”
“现在大家都在电影院啊”
“电影院怎样做?”
“找人次小的场数,坐最后位置”
“那有什么意思?不如上酒店”
“新客人我不上酒店的”
“为什么?”
“现在太多坏人偷拍,我可不想被放上网当女明星”
“那即是怎样?”
“电影院,找立体影片的,戴立体眼镜,我给你用口,陪你看完电影也可以”
“不是连样貌也看不到?”
“戴眼镜也看到脸吧。”
“眼睛是灵魂之窗。”
“多做两次我便给你上酒店,自然可以看到”
“那你现在给我看看小弟弟”
“什么?”
“我要检查一下你有没病,太大的也不行”
“还对客人有要求啊?”
“我只是业余,太利害的对手吃不消”
我的心完全慌起来了,我们在说什么?我和慧芬谈嫖客与妓女的话?而她更要我给她……
我可是你的爸爸,是你的父亲啊!
心房的跳动是从未有的剧烈,事到如今其实什么也不须说了,所有水落石出,什么的测试也不需要,告诉女儿我已经知道一切,是唯一应该做的事。
但我没有,我也无法解释,为什么我没有。
我输下了以下字句:”开不了视频,可能镜头坏了”
“哦”对方的语气有点冷。
“那怎么办?”
“算了,我知道你骗我,根本不想给我买”
“我没骗你”
“这种借口很烂(白眼)”
“什么借口?”
“镜头坏的借口”
“我真的没骗你”
“不理你了,我找其它人给我买”
“那么想要手机,为什么不跟家人拿?”
“别提家人好不好?”
“只是好奇”
“我爸人很好的,不想让他知道我是个坏女孩(伸舌)”
“你在家很乖的吗?”
“乖啦”
“怎乖?”
“真心乖”
“不怕父母知道?”
“别老提家里好不好?”
“告诉我多些,伯伯多给零用钱”
“可恶的伯伯”
“哈哈”
“伯伯你有小孩吗?”
“反来调查我了?”
“其人之道(笑)”
“有一个女儿”
“多大?”
“比你小一点”
“漂亮吗?”
“漂亮”
“哦,别碰女儿啊,是犯罪(偷笑),让飞雪妹妹来服侍你好了。”
“我知道”
“然后给我很多钱花”
“所有财产也可以”
“真的吗?约定哟”
“真的,伯伯没骗人”
“呵呵,那先给我4000的”
“又涨价了”
“是你说给所有财产(无辜)”
“好吧”
“万岁(欢呼),什么时候给的?”
“你什么时候可以?”
“看你的,大学生逃课平常事(偷笑)”
“今天星期四,星期天好不好?”
“星期天要陪爸爸(乖乖)”
“星期二早上?我那天休假”
“可以,早上电影院人很少,可以坏坏(奸笑)”
“地点?”
“都可以,给我车费就好($)”
为了不令慧芬怀疑,我故意挑了一个离家较远的地点。
“这间电影院可以吗?”
“天涯海角也陪伯伯去(卖乖)”
“那好吧,怎样约?”
“早上十点半场,三号院,各自买最后一行票,56号连位,你先进去,我开场后进来”
“不会爽约吧?”
“我才不会,波波都给你看了(生气)”
“也是,飞雪妹妹很计较”
“是穷学生好不好?(委屈)”
“穷学生买贵手机”
“老伯伯玩小眉眉”
“那约定了”
“嗯嗯,见面时先付钱哦”
“不会欺负小妹妹”
“飞雪爱伯伯”
“有钱你谁都爱”
“别这样说我,真的爱你”
“爱我的钱,爱手机”
“聪明的伯伯(惊奇)”
“就知道”
“好啦,不聊了,去给爸爸亲亲的”
“乖女儿”
“我真心乖(自豪)”
“晚安”
886,飞雪爱死伯伯”
“爱伯伯的钱”
8888
离线后,我仍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?我们在聊什么了?那么荒唐的对话,不知羞耻的调情,完全不是一个中年、甚至开始踏入老年的我应该做的事。
但一想到自己是为了拯救女儿,我就变得心安理得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40

主题

1

好友

227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5-1-3 10:57:24 |显示全部楼层
女儿 ,拿什么拯救你(中)

4、
就在纠结自我的时候,上锁的书房门被敲响。
“爸爸!”
是慧芬的声音。
是令我彷如陷入地狱的爱女声音。
我打开房门。
“爸爸,送给你!我亲手织的。”身穿刚才在视频里看到那粉红色睡衣的慧芬,欢天喜地把一条颈巾绕在我的脖子。
“圣诞礼物?现在才九月?”我莫名奇妙,跟在慧芬背后的妻子笑说:”是去年的圣诞礼物,这孩子老说要亲手织颈巾给爸爸,但又爱偷懒,结果整整迟了快一年才完成。”
“妈,别这么说人家,大学也很忙嘛,我的成绩不是很好吗?”女儿撒娇的嘟着嘴说,然后又问我:”喜欢吗?爸爸。”
“喜欢…当然喜欢…”
“喜欢就好,我爱你唷,爸爸!”慧芬笑得天真烂漫,活像个长不大的小女孩。
“我也爱你…慧芬…谢谢你的礼物…”
看着女儿有如嫩藕的白滑手臂,我不禁抽一口凉气,视频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。
“应该怎么办…”
星期五早上,回到办公室,即使需要处理的事务堆积如山,但我未能像平日鼓起干劲把工作做好,一整天被烦恼困扰。
慧芬是援交女的残酷真相,令我痛心疾首。
 我明白要找个机会把慧芬导回正轨,从昨晚女儿那豪放的对答,不用怀疑她一定并非首次,甚至是经验丰富。她的贞操观念已经荡然无存,为了钱,可以轻易跟自己父亲同年的陌生人进行交易。
对视她如珠如宝的父亲来说,没有比这更虐心的事情。彷佛只要闭起眼,就会看到女儿天使般的身体,被丑陋无比的嫖客蹂躏,更痛心的是她把这种行为视作等闲,为的就只是物质享受。
这个年代没有逼良为娼,只有自甘堕落。
然而作为父母,即使子女做的事多错,亦一定会无条件地原谅他们。纵使慧芬已经堕落,我仍然希望能够拯救她,她还年轻,现在回头仍不太迟。
但我可以用什么方法?我不但一筹莫展,更令我进退两难的,是不知不觉间与她那嫖客与妓女的约定。
如果身为父亲的我也放弃她,试问世界上还有谁可以救她?
何况我根本不能赴约,只要一出现,慧芬便立刻会知道自己是援交女的秘密已经被父亲发现,我不可想象她会有什么反应,更没法预测后果。
“十六岁学生因为被家人禁止夜出,从家里窗户跃下自杀!”
两星期前,当从报章阅到这段报导时,我和几位同事还在叹息,现今世代的物质太丰富,年轻人思想过份脆弱,一丁点小事便会想到放弃生命。在贫穷的年代大家为活下去挣扎求全,富裕起来却反而不懂珍惜生命。
当时作为旁观者的冷言冷语,跟现在事情发在自己身上时的沉痛,是一种强烈讽刺。
如果被慧芬知道我已经得悉一切,也许她会自毁生命。
那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,亦没法否定是可能会发生的事情。
我过往从没想象不愁衣食的女儿会为金钱出卖肉体,当曾以为不可能的事情变成真实时,其它一切再不相信的,亦有可能发生。
如果她是为了钱,就是要我倾家荡产,我和妻子亦在所不惜,但这时候我实在搞不懂女儿为的是什么?我亦反省自己过去是否对她过份严厉,为了令她成才,我们给了她最好的,但某程度上亦给了她很大压力。也许是这种压力令一个刚成年的女孩没法承受,从而走上了歪路。
子不教父之过,我绝对是责任最大的一个。
“有什么办法…”我苦恼不堪,这时候房间的门被敲响,我应了一声,一位下属推门而进。
郭健伟,是我部门的新人,虽说新人,入职已经有一年,职位低微,但有着年青人的干劲,肯学肯问,我对他是甚为欣赏。
“科长,这里有份文件需要你的批准…”身为公职人员,服务的是整个社会,家庭问题是不应该带到岗位上,我尽力克制,把精神集中于工作上,但说的容易,做的仍是非常困难。
“好好跟慧芬谈谈,看看能否以父亲的身份开解她吧。”
思前想后,这应该是唯一的方法。我当然不可以把昨天跟她谈条件的就是自己告诉她,要以一种较为婉转的方法,尝试能否扭转慧芬为钱不惜出卖肉体的想法。
“慧芬。”晚饭时,我装作不经意问道:”最近没什么事情烦恼吧?”
“嗯?没有唷,爸爸为什么这样问?”正在吃饭的女儿一脸奇怪的反问我。
“没有,只是觉得你最近神不守舍,好像心情重重的。”我随便找个借口,慧芬摸不着头脑的望向妻子:”有吗?妈妈你也觉得?”
老婆亦是不明的摇头,我心中有气,母亲和女儿的关系一向较亲密,慧芬去卖淫了,这个老母还一头雾水,真不知道怎样教女。
“那可能是我想多了,但如果有什么心事,就一定要和父母商量,爸爸和妈妈是一定站在你那边。”女儿不承认,我也不好说下去,慧芬挟起一条菜放进口,理所当然的点头说:”我会啦,爸爸怎么了?今天怪怪的。”
“没,可能最近工作忙,有点胡思乱想。”为免打草惊蛇,我反把问题放在自己身上,慧芬提点我说:”那有时间和妈妈去外面散散心,累坏了就不好。”
“我知道,没事了,吃饭吧。”我对女儿的关心感到和暖之余,那种痛心亦同时加重。
我怎可以相信一个这样乖巧的女儿,背后竟然做着那样的事?
我不能失去慧芬,更不能让她继续堕落下去。
这顿晚饭在忐忑间吃完,小休一阵,洗澡出来,从睡房蹦跳而出的慧芬便冲过来说:”我知道是什么事了!我最近的确有烦恼,不愧是爸爸,这样也看出来。”
我心一惊,强作镇静问:”是…是什么事?”
慧芬笑着拿起一份剧本说:“是学校功课。”
“学校功课?”
慧芬表示,就读新闻系的她有一份课题,是制作一套半小时关于社会问题的短片,数据搜集,旁白和拍摄都完成了,就只欠配音和剪辑。
“里面有一段是描述退休问题,是一位长者的自白,我们找了很多男同学试配,但效果总不理想,没有那种经历社会的感觉。”慧芬解释道。
“找教师帮忙不可以吗?”我问道,女儿生气说:”学校功课怎可以找老师帮忙耶。”
“那你想怎样?”
慧芬扬起高低眉说:”爸爸刚才不是说:你一定站在我那边的吗?”
我立刻明白聪明女儿的意思,她还体贴的掩嘴笑说:”我知道爸爸工作很忙,大家就在星期天配音也可以的。”
我不会有怨言,为了宝贝女儿,献出休息的时间是十分乐意,而且更可藉此机会,认识慧芬的同学和身边朋友。多了解慧芬的同学,也许可以找到女儿的问题。
这时我从没想象,现今世代年轻女生们的跌堕,是远远超越我所认知的境界。

5、
“世伯,你好!”被慧芬牵拉来到大学的小型多功能会议房,三位活泼有礼的女同学早已在准备。
“大家好,星期天也上学辛苦了。”三人中有两位跟女儿的感情较好,在这之前亦曾在我家见面,另外一位则是第一次见,慧芬介绍她是今次课题的指挥。
“我名叫杨小莲,世伯你好。”女孩甚有礼貌,我点头笑说:”幸会,我是慧芬父亲。”
女儿嘟嘴嚷着:”爸爸你是长辈,要什么幸会耶,应该有点威严嘛。”
这位叫朱文蔚的同学教训道:”世伯这种不摆架子的态度才是最令人欣赏。”
旁边的候咏珊亦和应说:”就是,如果慧芬你学到一半世伯的处世就好了。”
“你们两个这算是赞一个顺便贬一个吗?”慧芬追打两位女生,十九岁了,仍像少女般的孩子气。没人会想象这个在父亲心中仍是小女孩的慧芬,是在干着那种下流的勾当。
“好了,别闹了,难得世伯来帮忙,快点完成不要阻他的宝贵时间。”个性看来最成熟的小莲叫住各人,正在嘻戏的三位女生伸一伸舌头,作个知道了嘛的调皮表情。
我拿起剧本读出对白,女孩们的准备很好很充份,只排一次,正式录一次便完成了,合共十分钟的自白,不花一小时大功告成。
“慧芬的爸爸好利害啊,正式一次便完成了,连一句断续也没有。”文蔚佩服的说,女儿争着领功道:”当然了,是我爸耶,有着我的优良血统。”
“拜托,怎么好像说成是你生下他?”咏珊看不过眼道,几位女生互相取笑,乐也融融。
大家吵吵闹闹开始准备余下工作,慧芬把我拉一边说:”爸爸,你等等我,做一些剪接便好的。”
我笑道:”你们忙吧,不阻大家,我自己回去可以了。”
女儿生气说:”当然不行!说好今天爸爸帮忙,大家一起请客的,可不能便宜她们。”
“对呀,世伯一起吃过午饭才走,我们有很多关于慧芬的不满要投诉。”咏珊插口说。
“你胡说什么?如果不是人家的爸爸帮忙,这份功课可以这么快完成得了吗?还要投诉的。”慧芬骂着道,文蔚一副对着干说:”那是世伯的表现好,跟慧芬你没有直接关系。”
“什么没直接关系?我不是他女儿,他会星期天跑来帮你们三个婆娘吗?所以我才是最大功劳。”三个女孩一人一句,各不相让。小莲苦笑说:”世伯别见怪,她们是这样子。”
“不会,年轻女孩是爱吵闹。”我毫不介意,虽然吵吵闹闹,但可以看得出女儿和同学们的感情是相当好。
和长得标致可人的慧芬比较,三位同学也许不算突出,但亦各有自己的美态。杨小莲是四人中最高挑的一个,瓜子口脸,皮肤白哲,说话稳重有礼,个性明显比其它人成熟;朱文蔚个子较矮小,一头中学生般的清汤挂面发型,清纯透彻;至于候咏珊则说话动作有点男子气概,但身材最好,穿上大学生流行的轻便上衣,亦难掩其骄人上围。
我无意品评女儿同学,但在观察慧芬跟什么人交往的时候,少不免留意她们的外观,从谈吐打扮,毫无疑问都是正派勤快的好女生。
只是在发现慧芬的秘密之前,我又何曾怀疑自己的女儿在背后是做着何事。
这一顿饭在女孩子们的吱声下渡过,受到年轻人青春活力的感染,慧芬卖淫烦忧一事也暂且放下。
发生了的事仍然要面对,我跟慧芬约好了,是以嫖客与援交女的身份。
我当然不能应约,即使是灯光如何昏暗的电影院,一个女儿也没可能认不出她的爸爸,是每天相对的父亲。
我认真的想,曾构思过几种方法,甚至想过找可以信赖的朋友代替我去,进一步了解女儿卖淫的真相。
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我不可以给我认识的人知道我的女儿在做这种事,我不能伤害她,即使是出于好意也不可以。
这是一个找不到出路的迷宫,困在里面的我像默默等待死亡的瘦马,无法找到生机。
爽约是唯一可以做的事,我根本不可能出现,不可能赴约。
在吃完午饭之后,慧芬拉着我去逛百货公司,一对感情好得惹人羡慕的父女。没有年龄的隔阂,看见任何事物都可以畅所欲言,发表自己的意见,像一对很好的朋友。
我庆幸和慧芬能有这种关系,亦珍惜这种关系,更渴望永远保持这种关系。
后来经过一间售卖电话的连锁店,看到那铺天盖地的苹果六代宣传。
其实只是一部手提电话,即使多贵,多难买到,亦只是一部手提电话。
只要可以令慧芬不受摧残,不要说一部,就是一百、一千部我都会毫不考虑地买下来,把房子卖掉,用尽所有积蓄都在所不惜。
只要我的女儿,不再是妓女。
故此这时候我有种念头,如果现在慧芬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,她是否会拒绝那不道德的交易,说到底只是为了一部电话。
我装作不经意,指着连锁店橱窗广告牌说:”慧芬,这个新的电话很热门,你想要吗?”
女儿从口袋拿出自己的手提:”我这个还可以用啊。”
“你们年轻女生不都喜欢赶潮流吗?”我笑问。
慧芬认真地看了一遍:”是有点想要,但好像很浪费的。”
“没关系,你想要送给你吧,当作是颈巾的回礼。”我好意说。
慧芬想了一想道:”算了吧,还是不要乱花钱,我这个坏了再想的。”
说完女儿继续浏览其它电器,没有再把心思放在电话上。我感觉她根本不是那样渴望得到。那是为了什么?为了什么你要出卖肉体?
我有种想问她的冲动,但我当然不会问,亦不能问。
我俩逛了半天,女儿没买一件东西,只是逛逛,她已经觉得很愉快。回到家中,慧芬嚷着帮忙妻子晚饭,两母女有说有笑,完成了一顿美味晚餐。
饭后看一阵电视,沐浴过,已经是晚上九点。我没留意女儿在我洗澡期间回到自己睡房。
登上QQ,飞雪飘飘的名字亮起在线。

6、

看到女儿的名字,使我感到头皮发麻,后悔为何登入,我仍还没想出拒绝她的借口,可是慧芬看到我,立刻就发了一条讯息。
“伯伯”
我不知道怎回,但也没可能不理,我要跟她说清楚约定日子不能赴约的事情。
“你好”
“伯伯星期天也上线啊(红心)”
“你也是呢”
“今天陪爸爸了,刚吃饱饱的”
“那么乖”
“都说我是真心乖(自赞)”
“你爸爸高兴嘛?”
“他高兴吧,不过我更高兴的,和爸爸逛街很开心”
“那么好”
“伯伯也要陪女儿啊,世上有爸爸的女儿像个宝”
“今天怎么这样孝顺?”
“我每天都孝顺好不好?(生气)”
“当然好”
“伯伯没忘记我们的约定吧?”
“没忘记”
“一定要到哦,飞雪妹妹想见你的(飞吻)”
“其实”
“其实什么?”
“我刚巧有点事,可能去不了”
“工作吗?”
“是的”
“那改别的时间吧,我什么时候逃课都可以”
“我想这段日子比较忙”
“你的意思是说不约了?”
“算是吧”
“那好啦,不勉强你,我约别人好了”
“你要约别人吗?”
“当然了,伯伯放我鸽子,我只有找其它人了”
“你真的那么需要钱吗?”
“这个不要管好吗?伯伯你都不理我了”
“我没有不理”
“不找就是不理”
“你要怎样才不找别人?”
“跟你有关吗?”
“只是问问”
“没法子”
“电话真的那么重要?”
“伯伯你别管”
“告诉我好吗?”
“我讨厌你了,骗我”
“我没骗你”
“你是骗我,我都给你看了,但你骗我”
“我没骗你,真的有事”
“换个时间都不可以”
“真的去不了”
“那挂了”
“别走好吗?”
“别走干么?”
“跟伯伯聊聊”
“有什么好聊的?伯伯是个骗子”
“别这样好吗?”
“是你别这样才好,都骗我了”
“我是有苦衷的”
“什么苦衷?”
“我不能说”
“那挂了”
“求你不要走”
“那你告诉我”
“真的不能说”
“伯伯害怕给我知道你是谁吗?”
慧芬的说话一下子打乱我的思绪,令我瞬间有种心慌意乱的恐惧。
她已经知道我是谁?慧芬发现我是她的爸爸?
我发呆得接不下去,她继续问:”伯伯你是名人?”
我抽一口气,读着她的说话。
“我以前也碰过一位客人,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是谁,每次约会都很神秘,后来我知道他是议员,害怕给记者偷拍照”
“也有朋友接过一些是明星的客人,他们更夸张,交易时不但要关灯,还把整个人包着的,朋友说除了小弟弟其它都看不到,做完了也不知道是谁”
“很多男人想玩个小美眉,又怕被公开,大家只是找点乐子,不想事后惹来麻烦,更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找女孩子”
“伯伯害怕被人知道,可以秘密一点,戴帽子、太阳镜、面罩,不会给知道你是谁,我会配合你”
“你不用担心,不会被发现,我这方面有经验,我也不想害惨伯伯”
“当然如果你只打算骗飞雪妹妹,那就算了,人家的心被你敲碎了,欢喜了两天的(流泪)”
“怎样啊?伯伯(眼光诚恳)”
我像发冷的打震,不知道怎样回答对方。
不被发现吗?这种事有可能吗?
我的心很乱,但后面已没退路,我不想慧芬被其它人嫖玩,事到如今,只有硬着头皮向前走。
“那好吧”我按下了答允。
“谢谢伯伯(欢呼),那今次约定了,不准再爽的”
“不会…”
“勾个手指的”
“好”
“约定哟,星期二不见不散的”
“不见不散”
“那先溜,爱死伯伯”
“我也爱飞雪妹妹”
“见面后你会更爱我(自信)”
“早点休息”
“886”
“再见”
离线后,我发觉自己是一错再错,陷入了无法自拔的泥沼。同时亦发觉一件十分奇怪的事,每次跟以援交女身份的慧芬谈话,我就好像着了魔,对她一切的说话都言听计从,像一个害怕不听令就永远无法再接近女神的追求者。
现在重看刚才的对答,这完全是一个迷上了风尘女子的嫖客间对答,每一句说话都战战兢兢,生怕会得失这刁蛮的小公主,这绝对不是一个在追寻某一种秘密的父亲和女儿间应有的态度。

我开始对自己的判断力抱有怀疑,面对身为援交女的慧芬,我无法以正常思考力去跟她相处。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
这个晚上我固然是无法入睡,星期一的整天,仍在思想挣扎,考虑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和风险。
作为一个父亲,如果我是真心爱我的女儿,当然还是应该爽约,连一点出意外的可能性我都应该避免。想想若被慧芬发现的话,后果将会是多么严重和可怕。
 但与女儿的约定,彷佛又如一个最大的诱惑,叫人无法拒抗。
我企图说服自己,我只是想知道真相,我不打算要慧芬跟我做什么,只给她钱便让她走,免去一次跟其它男人的皮肉工作。我没法制止女儿的行为,但至少不要在自己的眼底下发生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40

主题

1

好友

227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5-1-3 10:57:54 |显示全部楼层
女儿,我拿什么拯救你(下)


7
下班后,我到附近的商场买了全套的乔装衣服,外套、衬衫、长裤、皮鞋,全部是新的,还有户外钓鱼用的防风寒头套和太阳镜。
我接受了女儿的提议,以隐藏自己身份的方法赴约,做了最危险的事情。为了令身形不易察觉,在这个仍算炎热的日子买了厚质的外套。
准备好一切后,我把东西带回办公室,我的职位令我有在办公时间外出入政府大楼的职权。我决定应约,赌这人生最大的一场,是绝不能输的一场。
回到家里,妻子和女儿经已在等我晚饭,除了因为工作必须晚归,否则她们一般都会等我晚餐。
无可否认,这是个温馨的家庭。
“爸爸明天休假吗?好好休息的。”慧芬并没忘记我前几天提到的精神疲惫,我点点头,没有跟她说明天将要早出的事。
我再次叮嘱自己,我没打算要慧芬做任何事,我是她的父亲,我们什么都不能做。
接着的一天,像是小孩子迎接户外旅行一样,心情紧张得无法自我。早上六点半,朦胧中看到我正呆望窗外的妻子打着呵欠的问我。
“老公?今天不是休假吗?怎么这么早起床,不多睡一会?”
“没,只是有点失眠。”我微笑说,事实上几乎是一夜未眠。
突然想起什么,走到客厅,正在准备做早餐的慧芬看到是我,一脸奇怪,问着跟妻子同一个问题:”爸爸,怎么这么早?”
“没事,想看看早报。”我装作不经意,女儿把茶几上的报纸递给我。
“谢谢。”我接过,坐在沙发上翻阅,慧芬问我:”爸爸吃早点吗?”
“不用了。”我笑着摇头,女儿扠起纤腰:也是,慧芬做的,当然没妈妈的那么好味道。
我没有话说,乖巧女儿,有时也颇为任性。
“可以了,火腿煎双蛋,多士。”慧芬把两个碟子拿到餐桌,并体贴地递上饮品。
“谢谢。”因为上班和上学时间有差距,我是较少跟慧芬一起吃早餐,这天算是比较罕见的早晨。看到拿着三明治的女儿,那一直缠绕不散的感觉又再出现,这个清纯如水的乖乖女,真的是这两晚我跟她网聊的”飞雪飘飘”?
其实会不会是搞错了什么?例如是一些巧合,或是美丽的误会,总之我是很难把慧芬和援交女联想为一起。
看,明明在跟我吃早餐,如果慧芬真的是飞雪飘飘,那么今天她是打算逃课,理由是约了她的客人,现在做的就全是演戏。
这是一件难以想象、亦十分恐怖的事情。如果我的女儿真是一个戴有虚假面具的双面人,作为父亲的我今后是如何面对?
所有答案,在三个半小时后便可以揭盅。也许慧芬不是飞雪飘飘,亦也许飞雪飘飘根本是一个不存在的人物。
我宁可一切是我的幻想,是老人妄想症的征兆,即使答案如何,也不会希望慧芬是出卖肉体的妓女,这是最坏的一个结果。
慧芬是我家唯一的孩子,亦是我跟妻子唯一的希望,她的人生就是我们的未来,我绝不希望当中有什么差错,因为一时的迷失,毁掉这美好的一切。
“慧芬。”胡思乱想之际,我唤起女儿的名字。
“嗯?”脸庞咀嚼着三明治的女儿望向我,东拉西扯拿出一些话题:”最近学校忙吗?”
“还好吧,是功课有点多,都是论文和模拟实习,不过也不是太吃力。”慧芬回我,顿一顿,我继续问:”有没交男朋友了?”
慧芬脸上一红,嘟嘴答:”没啦。”
女儿是个漂亮女孩,校园里应该有不少男同学对她倾慕,但自中学开始,从来没听她有与男生交往的说话。身为父亲,我亦不知道女儿尝过初恋没有。即使有,以其清纯性格,我想没有人会怀疑她仍是一个处女。
“我不是每个人也做的。”
刺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不会,一个这样如水透彻的单纯女孩,又怎会是为了金钱人尽可夫的妓女。
“爸爸我上学啰。”吃完早点,慧芬把餐具清洗好才离家上学,这样的一个乖巧少女,怎样看也和坏女孩沾不上边缘。
我想多了,一定是我想多了。

8
神不守舍,好不容易等到八点半,我跟老婆说约了旧友闲聊出去一会,大概下午回来。这个年纪的我一向珍惜跟往年好友见面的机会,假日聚旧已经成为习惯,妻子对此没有怀疑。
回到工作地点,几位同事见我休假上班,推说忘了拿点私人对象,大家不作多问,这亦是一件全没需要怀疑的事情,唯独当事人是处处心惊,彷佛心里有鬼。
到洗手间换过新买的衫裤鞋袜,我把头套和太阳镜塞在口袋,乘着大家不察觉,迅速把盛载衣服的背包放回私人的贮物柜,然后急步离开。
没有一个人发现,算是很顺利。
乘出租车来到和慧芬相约的电影院,九点半,到售票处买下戏票,最后一行的位置全空着,女儿还没到。
我松一口气,急急买下自己的戏票立即离开,以防在这里碰上她。
为了确定客人来了,我想慧芬会在电影开场后才买票,如果约好的位置仍然空着,即是代表客人爽约。
那是十分紧张的一件事,活了四十八个年头的我从来没有如此绷紧,即使过去面对入职考试,第一次约会女友也没有这般抖震。
为的是即将面对我的女儿。
在电影开场前十分钟,再三确定女儿不在附近的情况下,我诚惶诚恐地把门票交给查票员,我非常后悔来了,简直有如在行刑场的恐惧。
真相,往往令人害怕。
到洗手间戴上头套和漆黑的太阳镜,在电影院装备这种像飞虎队般把脸都蒙起的头套有点滑稽,还好早场时间通道没几个人,否则一定被视为精神病者,甚至是恐怖份子。
喷上过往从没用过的男仕香体气,我胆怯得害怕被女儿从身上气味,就认出自己。
到达电影院的观众厅,影片已经公开一段时间,加上是早场,正如慧芬所说观众很少,全场只有小猫三两,在关掉灯后别人做什么,的确不易被发现。
我不能被发现,亦不可以被发现。
战战兢兢来到最后一行的5号席,我如坐针毡,手心早已全湿,甚至希望对方爽约。
我安慰自己,一切都是假的,是十分具真实感的幻觉。慧芬不会出现,我的女儿正在大学课室,接受她应受的教育,为日后的灿烂人生作好准备。
灯光调暗,电影开始播放,片头夸张的声调,把我的心跳亦一起带动。
相约的人没有在播放后立刻出现,而是大约过了十分钟,一个身穿鲜红短裙、戴着紫蓝色假发的女郎慢慢走近,亲昵地坐在我的旁边,以纤细手指,搭在我的掌背。
“Hi,我是飞雪妹妹,伯伯你好吗?”
架着立体眼镜的她看不到眼睛,但无可置疑她是慧芬,我的女儿。
我的心跳得不能再快,面对天使般的脸庞,却如在魔鬼前的战栗。
人往往是一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动物,纵然证据多么确凿,事实如何清晰,在真正答案揭开前,还是会有一种盼望奇迹出现的自欺欺人。我安慰和欺骗了自己多遍慧芬不会是援交女的最后一丝希望,随着眼前她的出现残酷地被轰过烟消灰灭。
真的是慧芬,她果然是一个妓女。
绝望有如顽石压在胸膛,心如刀绞令我有呼天抢地喊叫的冲动,这一身辣妹打扮的真是我家乖巧女儿?我一直以爱女为傲,到今天才知道自己原来是非常失败!
慧芬当然不会察觉到我的内心痛苦,她把粉脸靠近,在我耳边小声说:”伯伯你好夸张呢,打扮得像个外星人了,我开始有点好奇你是谁?”
我不做声,汗水不断从背脊流下。
“我想你是上报的人吧?真可怜,跟女孩子玩玩也要害怕成为新闻的。”慧芬把我理解为社会上具有知名度的男人,她的指尖在我手背打转,娇滴滴的说:”我以为你会失约,没想到还是来了,伯伯没骗我,你是很疼飞雪妹妹。”
慧芬把立体眼镜稍稍提高,露出勾人心弦的明亮眼睛:我漂亮吗?有没令你失望?
我摇摇头,慧芬娇笑一声,把眼镜架回鼻梁,语气妩媚:那说好的,先钱后人。
我把预备好的钱交给她,她没有点数,随手放在荧光粉红的小手袋里。
“谢谢你,伯伯。”女儿作出动人的笑容。

9
这并不是我认识的慧芬,一个假发,一片口红,把她变成了另一个人。
钱交她了,要做的已做完,我应该装作上厕所然后暗中离去,对慧芬来说这有利无害,她会感到奇怪,但不会介意。没有一个援交女不乐意在收钱后什么也不用做便让她走,包括我的女儿。
还是我应该在这时候表露身份,跟她说爸爸什么都知道了,你有苦衷跟我说,我们一家人,永远共同进退。这也许会刺激到慧芬,但总好过让她继续当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。
可是我没有,眼前这不认识的女儿留住了我,她留住了我的心。妩媚的笑容、诱惑的声线,充满女人味的一举手、一投足,都是我从未见过。我甚至以为这只是一个跟慧芬人有相似的女孩子,是一个相似得连父亲也无法分辨的女孩子。
“伯伯你都不说话呢,对了,你不想给我知道身份,明白的,那你什么也不用讲,好好享受飞雪妹妹的服务就好了。”慧芬亲昵的挨着我说,女儿很聪明,遵守当日的承诺,配合我不希望暴露身份的要求。
这不是女儿第一次挨在我身,蹦蹦跳的她总爱撒娇地扑入我怀里,但从未试过如此娇美动人。我直觉整个人像被层层铁链锁在座椅上无法动弹,只能看着慧芬接下来的演出。
“不…慧芬…我是你爸爸…我们不可以…”
我宁愿慧芬是一个女骗子,骗财后就用各种借口逃之夭夭,不会对那些陌生男人进行什么服务,可惜这个唯一的愿望仍是落空了,女儿不但没有逃跑,还表现得像个敬业乐业的熟练援交女。
慧芬端正地坐在自己座位,安静观看了五分钟的电影,手开始徐徐地伸过来,隔着长裤在我的大腿上轻扫。
那是一种放松整个人绷紧的抚摸,轻轻的,柔柔的,没有半点侵略性,是慢慢挑起情欲的前奏。指尖在大腿上每吋游走,覆盖整个范围,偶尔来到内侧,在快要到达敏感位置前便立刻离开,每次都是蜻蜓点水,一碰即止。
这是一种最高级的挑动人心手法。
我知道慧芬开始她的工作了,这种时候我应该制止她,不让坏事情发展下去。
但我完全蒙了。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。
“伯伯,不要害怕呢。”那是一种从没有的成熟声韵,跟平日天真地叫着爸爸的声调完全是另一个人,是如此的细腻,如此的动人。
我终于知道,自我走进这个地方,将要发生的事,到此已经再也回不了头。
在此之前我对慧芬是从未有过歪念,从其手抱婴儿到婷婷玉立,女儿的发育我看在眼里,胸脯的隆起,纤腰的收细,美腿的长成,一一在父母见证下成长。只是无论慧芬长得多美,我亦只是以爱她的心待她,而不会联想到性。
我是爱她的,以心去爱,没有污念,只要女儿健康快乐,身为父亲已经再没他求。我一直只渴望她可以得到幸福,而不会以有色眼光去看她。
然而在发现慧芬是援交女的这段日子,我才知道这一切原来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。
这是一件可悲的事,也许比知道慧芬卖淫一事更令人伤感……
后记:电影院事件之后,父亲没有向女儿说出真相。两人继续在QQ上聊天。有一天,父亲聊天之后忘关电脑,被女儿意外看到。女儿在QQ上打出了最后一行字:我知道你是谁了。随后离家出走。再然后,这位父亲迫于强大的心理压力,精神崩溃。而本文源自这位父亲多年好友的整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单身部落

GMT+8, 2018-12-19 20:57 , Processed in 0.101678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